•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彰顯歷史題材的現實溫度——評電視連續劇《可愛的中國》編劇藝術
    發表時間:2019-08-21 來源:中國藝術報
    字體:[大] [中] [小] [打印] [關閉]

    作者:冷恒  

     

     

     

    電視劇《可愛的中國》海報

     

      8月21日是方志敏烈士誕辰120周年紀念日。從7月4日起,中央電視臺綜合頻道黃金檔播出重大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可愛的中國》 。該劇播出期間,最高收視率達到1 . 67 %,平均收視率1 . 2 %,始終居央視晚間黃金時段首位,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等權威媒體紛紛報道的同時,該劇在微信、微博等自媒體平臺的閱讀量及關注度也十分可觀。日前,該劇獲得第十五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特別獎。這一現象令人激動,也引人思考。

      如今不少編劇都認為,英雄人物和歷史劇不好寫、難出彩, 《可愛的中國》的編劇廖欣及其團隊卻迎難而上。在如今的影視劇市場上,革命歷史題材影視作品正在成為拉動觀眾、拉動創作的核心力量。革命歷史題材影視劇有什么特性呢?筆者認為,它應該既能反映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偉大革命斗爭歷史,又能表現家國情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同時還能獲得觀眾欣賞和認可,更能啟迪觀眾。

      《可愛的中國》的熱播與廣受歡迎,從編劇藝術的角度來分析,大概有以下4點成功之道。

      其一, “三情”落筆,小筆觸描繪大主題。選擇觀眾耳熟能詳的烈士方志敏的遺著作為切入點,以編年史的方式描繪英雄波瀾壯闊的革命生涯,并帶出一代為革命事業獻身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這種題材和寫法,本身就極具挑戰性。寫英雄的悲壯不難,但寫好英雄的情感卻不易。 《可愛的中國》編劇從愛情、親情、革命情這“三情”入手,來演繹歷史題材,可謂獨辟蹊徑,藝術地再現了觀眾所不熟悉的方志敏烈士的另一面。

      寫親情。上海的地下黨中央缺少經費,方志敏率領蘇區人民節衣縮食,冒著生命危險,幾次送去了上千兩黃金和大量銀元,而他母親找他要錢,他卻一分也不拿出來。

      寫愛情。方志敏在結婚時沒有任何可以拿得出手的禮物送給新婚妻子,便說:“我把我名字中的‘敏’字送給你” ,這是何等的革命英雄主義和浪漫主義!叛徒出賣地下黨組織,妻子繆敏被捕,方志敏徹夜難眠。除掉叛徒、救出妻子后,兩人緊緊相擁。“敏,你受苦了,走,回家! ”沒有華麗的辭藻和煽情的臺詞,有的只是潤物細無聲的感動;繆敏對著方志敏的遺骨所說的話: “志敏,你怎么才露面!你心心念念盼望的可愛的中國,都已經成立8年了! ”悲喜交集之情強烈地震撼了觀眾。

      寫革命情。方志敏對農民兄弟的情、對紅軍戰士的情,在劇中更是比比皆是。比如他在得知周春蘭家既是富農,其兄又當了紅軍,并在戰斗中犧牲時,便依著人性的慈悲和工作的靈活性,依然分給她家6畝地;再比如北上抗日時,他明明已經突圍成功,但為了把大部隊接應出來,又冒著危險沖進包圍圈。編劇們憑借扎實的故事建構、合理的想象以及飽滿的情感,讓戰友情、革命情體現得有血有肉、有情有義。

      其二, “三性”立意,新手法講述老故事。劇作摒棄“喊口號”“唱高調”的形式,用樸實無華、自然生動的手法,真實地寫出了紅色年代里的英雄往事,寫出了民族的血性、剛性和共產黨員的黨性,也使作品的社會性、情感性、藝術性飽滿地融合。

      劇中,堅定崇高的信仰鑄造出獨特的人格魅力和精神感召力,編劇在這一點上用力最多,表達得也最多。相比其他同類作品, 《可愛的中國》更具感染人的力量,原因就在于編劇把歷史的來龍去脈演繹得十分精準,讓人物命運完全融于縱橫捭闔的歷史中,而不只是將歷史作為大背景,這令此劇有了恢弘開闊的史詩感。另外,該劇敘事清晰理性、情節編織曲折、細節準確到位、人物形象眾多但鮮明生動,又運用了諜戰與詩意交集的筆法,將方志敏內心情感世界的豐富性展現得淋漓盡致。

      其三, “三小”結構,細微處描繪大格局。用小人物說大故事,用小細節表現大主題,用小角度展示大格局,是《可愛的中國》一劇的另一大藝術特色。廖欣說,“由于時間緊、任務重,我只能邊讀史邊寫大綱,從史料中尋找故事,從合理想象中挖掘人物。 ”足見編劇是在以史為據,注重把握歷史節點、關鍵細節等前提下,將虛構人物與現實人物、虛構故事與真實歷史交織在一起推演劇作。正因為有此嚴謹的創作態度,最終讓嚴肅的主旋律劇情活躍、生動起來,做到了“大事不虛,小事不拘” 。

      在小細節的應用方面,本劇更是精巧到位。獄中的方志敏為了不被敵人利用,寧可忍痛默寫與愛人繆敏合作的歌詞,也絕不肯站在窗口望一眼她;方志敏就義之前在監獄墻壁上寫下絕筆文后,淡定地把玩兩支毛筆,再認真地將毛筆擱在筆架之上,那種從容赴死的情緒躍然于屏幕之上,這就是小細節的感人之處。

      編劇用虛構的小人物穿針引線,將原本松散的歷史事件有序組接與推進,達到了很好的效果。比如增加宣金山這個小人物貫穿全劇,將勞苦大眾從無知到覺醒再到自覺擁護紅軍、擁護黨,甚至為之付出生命的歷程,以點帶面寫得可信感人。再比如,行刑之際,照相師傅提醒方志敏“千萬不要眨眼”的情節,從小人物的視覺角度巧妙地展示了方志敏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

      其四,三種對接,讓英雄人物“活”起來。有人說過,電影是導演的藝術,電視劇是編劇的藝術。如何讓歷史書上的英雄鮮活起來?該劇在謀篇布局上進行了3種巧妙的對接。首先是個人初心及奮斗經歷與中國革命艱難歷程的對接。這部劇雖以表現方志敏的革命生涯為主,但也描繪出一代革命人的奮斗歷程,見證了一群純粹的共產主義者的初心和本色。

      其次是將歷史素材與劇作結構有機對接。劇作采取倒敘的方式,從新中國成立后方志敏的文稿和遺骨被發現,由毛澤東主席和方志敏的戰友邵式平展開回憶,回顧了方志敏從智斗北洋軍閥到在國民黨監獄中犧牲近10年的革命生涯。劇作以詳盡的篇幅,細致地再現了方志敏如何同錯誤路線作斗爭,發動和領導人民群眾進行艱苦卓絕的革命斗爭,建立革命根據地,組建紅十軍、紅十一軍,率部策應中央紅軍戰略轉移并北上抗日,直至被捕后在獄中同敵人繼續進行不懈斗爭,并具有智慧和膽略地留下14萬字遺著,再到最后英勇就義的歷程。這些情節通過臺詞交代或閃回展現,大倒敘里套入小倒敘,突出主人公人生的若干重要節點,合情合理,內涵豐富。

      再次是編劇、導演、演員各創作群體的完美對接。 《可愛的中國》劇作質樸干凈,臺詞毫不做作,不少采用方志敏著作中的原話,真實而富有當時的時代氣息。全劇情節和細節細致真誠,不僅不缺乏戲劇性表達,不少地方還相當打動人,生動彰顯了方志敏這樣一位文武雙全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形象,再加上導演的二度創作以及演員們形神兼備的表演,全劇的感染力和說服力都得到了大幅度提升。

      近年來,如何講好革命歷史故事、挖掘革命精神,是革命歷史題材作品創作的重點。《可愛的中國》在創作過程中獨具匠心,不僅用歷史細節和真實故事打動觀眾,還通過對英雄人物的藝術化呈現,引發了觀眾強烈的情感共鳴。這部電視劇展現了主旋律作品的獨特魅力,具有強烈的現實主義溫度,堪稱當下“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的生動教材。

    網站編輯:穆菁

    友情鏈接

    极速牛牛平台-极速牛牛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