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六盤山區·甘肅省東鄉族自治縣布楞溝村:“世世代代誰曾想,窮山變成幸福莊”
    發表時間:2019-08-21 來源:農民日報
    字體:[大] [中] [小] [打印] [關閉]

     

      如今的布楞溝村,一棟棟靚麗的農家院整齊排列,家家戶戶屋頂上都安裝了光伏發電設備。本報記者 孟德才 攝

      開欄的話:

      “這件事我要以釘釘子精神反反復復地去抓。”從北國大地到西南邊陲,由東海之濱至西北邊塞,始終讓習近平總書記深情牽掛的,是困難群眾;念茲在茲的,是“一個都不能少”的脫貧攻堅。冒酷暑、頂風雪、翻山梁、到草原,同干部群眾共商精準脫貧奔小康大計,研究破解深度貧困之策。幾年來,總書記走遍了全國14個連片特困地區,足跡遍布脫貧攻堅主戰場。總書記的親切關懷,溫暖著鄉親們的心,增添了干部群眾打贏脫貧攻堅戰的無窮信心和力量。

      即日起,農民日報推出“牢記囑托 奮力攻堅——回訪總書記到過的14個連片特困地區”系列報道,看當地脫貧攻堅進展如何、成果怎樣,鄉村面貌和群眾生活有哪些變化,展現廣大干部群眾牢記總書記的殷切囑托,奮力脫貧攻堅的感人作為,記錄下脫貧攻堅主戰場上拼搏奮斗的精彩故事。

     

      把水引來,把路修通,把新農村建設好,讓貧困群眾盡早脫貧過上小康生活。

    ——習近平 

     

      翻過一山又一山,繞過一溝又一溝……忽然間峰回路轉,汽車在一個下山的轉角處停了下來。

      “山下就是布楞溝了!”站在山梁上向下望去,只見深淺不一的溝壑好似凝固的波浪,波浪外層被山杏、油松、刺槐、紅沙柳等灌木覆蓋,綠意十足。山坳中一面鮮艷的五星紅旗迎風飄揚,一排排靚麗的新農居整齊排列。順著山坡一條平展展的水泥路從山梁直抵村頭,宛若一條銀色的絲帶飄落在大山腰間……

      好一派生機盎然的山村景觀!誰能想象,幾年前這里還全然是另一種景象:光禿禿的山坡,滿目黃褐色。入村的道路崎嶇,塵土飛揚,村里吃水全靠集水窖。整個村莊凋敝不堪,人心思遷……

      巨變就發生在短短的6年間。

     

      “我們布楞溝,有希望了!” 

      6年前,習近平總書記來到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東鄉族自治縣高山鄉布楞溝村,入戶看望老黨員和困難群眾。這是他就任總書記后視察的第一個少數民族自治縣。

      年近七旬的布楞溝村老黨員馬艾布至今仍清楚地記得,2013年2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村子時的情形。“那一天,我們只聽說有位首長要來村里‘走親戚’,不曾想,車上下來的竟然是電視里看到過的習近平總書記!”

      “總書記能夠來到我們村,真不容易!當時村子里路還沒修,道路崎嶇,塵土有十幾公分厚。總書記一路走來,鞋上、褲腿上沾滿了塵土。他體恤群眾的疾苦,絲毫沒有顧及這些,令人非常欽佩。”馬艾布的話語中,充滿了對習近平總書記的深深敬意。

      走進村民馬麥志的家,習近平總書記看面柜,看羊圈,問一家人口糧夠不夠吃,低保有沒有保證,看病有沒有保障,孩子有沒有上學,在得到肯定的答復后,總書記很欣慰,還向大家贈送了年貨。

      習近平總書記表示:“黨和政府高度重視扶貧開發工作,特別是高度重視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的發展,一定會給鄉親們更多支持和幫助,鄉親們要發揚自強自立精神,找準發展路子、苦干實干,早日改變貧困面貌。”他叮囑大家要“把水引來,把路修通,把新農村建設好,讓貧困群眾盡早脫貧過上小康生活。”

      聽了習近平總書記的一席話,馬艾布激動地說道:“我們布楞溝,有希望了!”

     

      擺脫“六難”困境,是布楞溝人許多年的期盼 

      2012年,村民馬建英終于下決心要從布楞溝村搬走。“如果不是條件太過艱苦,誰愿離開自己的村莊?”馬建英面露無奈地告訴記者,那一年,和他有同樣想法的村民還有20來戶。從上世紀八十年代起,村里原有的136戶,搬的搬、走的走,到2012年底,只剩下68戶351人。

      布楞溝以前的生活,究竟有多苦?

      布楞溝,東鄉語意為“懸崖邊”。村如其名,山大坡陡,溝壑縱橫,曾一度是東鄉縣生態最脆弱、基礎條件最差、群眾最貧困的村莊。有人甚至用“渴死麻雀摔死蛇”來形容其自然環境之嚴酷。2012年,全村人均純收入只有1624元,比全縣水平低809.9元;全村68戶,吃低保的就有52戶,貧困面高達96%。

      “以前全村都是土路,路窄坡陡,晴天浮土沒過腳面,雨天泥濘寸步難行。”布楞溝村前任黨支部書記馬占海告訴記者,幾年前,有位村民在修房頂時不慎跌傷,村民抬著他,從村子下到溝底,又爬到對面的山頂,花了3個多小時,才到公路邊攔到一輛過路車送到醫院。

      最發愁的是吃水,能讓村民愁斷腸。布楞溝村的年均降水量只有290毫米,而蒸發量卻達到1490毫米。“以前,我們吃水都靠集雨窖,水不夠吃了,只能到20公里以外的達板鎮去拉水,買一噸水5元,拉進家門要花到120元。”布楞溝村村民馬麥志說,“一噸水全家人省著用10天,先洗菜,再洗臉,最后再用來擦地……”

      除了行路難、吃水難,還有住房難、就醫難、上學難、增收難。全村八成村民居住的房屋都是多年前修建的土坯房,人畜混居,不避風雨;村里沒有衛生室,村民連頭痛感冒的“小毛病”都要跑到9公里外的鄉衛生院;村里只有一所三年制教學點,只有3間簡易平房,兩個年級的學生擠在一間教室上課;村里人均耕地少,且都是坡耕地,加上干旱缺水,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

      “六難”如同六大病癥,牢牢困住布楞溝村。擺脫“六難”困境,改變村莊命運,成為布楞溝人許多年的心愿與期盼。

     

      “水來了,路通了,新農村也建成了,總書記的囑托基本實現了!” 

      為了把總書記的囑托落到實處,甘肅省各級黨委政府積極行動起來,編制了《布楞溝流域整體連片扶貧開發項目實施規劃(2013-2015年)》,將布楞溝流域鎖南、沿嶺等6個鄉鎮、22個村,4663戶23614人納入集中連片扶貧開發,統籌整合項目資金,集中力量抓重點,匯聚攻堅合力。

      在布楞溝流域扶貧開發過程中,東鄉縣的定點幫扶企業——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簡稱中石化)發揮了重要作用。中石化著眼于制約布楞溝發展的突出問題,從拓寬硬化村民出行道路、破解行路難入手實施幫扶,先后在道路、教育、吃水等民生領域實施了一大批幫扶項目,投入超過2億元。

      一條20多公里長的水泥硬化路,不僅將村子與大山外的世界連接起來,還解決了整個布楞溝流域6個鄉鎮、20多個村、2萬多群眾的出行難題。一條從臨夏市折橋鄉到臨洮縣紅旗鎮的“折紅二級公路”,預計今年年底通車,這條路從布楞溝穿村而過并修建了服務區,將使全村乃至整個布楞溝流域與外界的聯系更加寬廣便捷。

      吃水,也不用愁了。2013年2月,布楞溝村安全飲水工程開工建設,從鎮上埋設了15公里的引水管道到村里,建起了7座蓄水池。4個月后,清澈的自來水流進了村民院落,村民一擰開水龍頭,洗衣、做飯、養羊養牛用水難題都解決了。飲水思源的布楞溝群眾,家家戶戶在院落中間的自來水池邊豎起一塊水泥碑,上面題寫著兩行紅色大字:“吃水不忘總書記,永遠感恩共產黨”。

      曾經的黃土坡上,被推出一片平地,嶄新的易地搬遷安置點悄然建立,56戶村民統一搬進了寬敞明亮的“新農村”。村小學、村委會辦公樓、扶貧車間等眾星拱月地分布在新農村周圍。現代化的辦公大樓里,建起了從未有過的衛生室、文化室、便民超市、老年人日間照料中心。

      “我活了68歲,還從未住上這么寬敞的房子,喝過這么干凈的水。這感覺就像做夢一樣。”說起村里的變化,馬艾布又是高興,又是激動,“如今,我們布楞溝,水來了,路通了,新農村也建成了,總書記的囑托基本實現了!”

     

      “沒想到,花稞稞變成了人人喜歡的香饃饃。” 

      基礎設施提升后,布楞溝還面臨著一道難題:缺乏致富產業。國家的惠農資金,一度占到村民人均純收入的79.1%。

      給錢給物只能管一時,終非治本之策。用好產業富民的金鑰匙,賦予貧困人口自我發展能力,增強“造血”功能,才是布楞溝實現平穩長遠發展的關鍵舉措。

      該選擇怎樣的產業路徑呢?

      在東鄉,歷來有“無羊不成家”的說法。然而,過去的布楞溝村,不通路,又缺水,村民最多養個五六只,不能形成規模,肉羊養殖產業的潛力遠遠沒有發揮出來。

      臨夏州和東鄉縣將以養羊為主的畜牧養殖業作為布楞溝的主導產業予以大力扶持。2013年以來,累計發放良種羊852只。為了鼓勵村民擴大養殖規模,村民每新建一間羊圈,能得到2000元補助。

      如此一來,村民養羊的底氣變足了。2014年,從17歲時就離開家鄉打工、在外“漂泊”15年的馬大五德回到了布楞溝,辦起了一座占地25畝、擁有6棟暖棚圈舍的養殖場,第一批養了850只。這一出手就是大手筆,隨后陸續擴大規模,最多一批養了3200多只。“我們這兒的羊,三四個月就能出欄,每只純利潤120元左右。2018年,共出欄3100只,銷售額近40萬元。”馬大五德一臉欣喜。

      一人富不算富。馬大五德還成立了農民養殖專業合作社,帶著其他村民一起干。截至目前,26戶村民以參股的形式加入進來,其中有17戶是貧困戶。馬大五德承諾,從今年起爭取每年每戶保底分紅3000元。

      布楞溝的好男兒靠養殖闖出了一片天,布楞溝的婦女也沒閑著,她們將平時在家里制作花稞稞的一手絕活變成了致富新門路。

      花稞稞,是東鄉族傳統面點,也是東鄉縣非物質文化遺產。2017年,碩士畢業回鄉創業的東鄉族女孩馬娟,發現花稞稞具有不錯的市場效益,便在布楞溝創辦了“巾幗扶貧車間”,吸納33名婦女就近務工,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11人,平均每人每月工資3000元。

      “沒想到,花稞稞變成了人人喜歡的香饃饃。我們東鄉族婦女靠著勤勞的雙手,也能撐起脫貧致富的半邊天!”村婦聯主任馬麥熱再捧著她今年6月剛獲得的“東鄉縣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東鄉族油炸食品代表性傳承人”榮譽證書,笑著對記者說。

      除了發掘傳統產業的潛力,布楞溝也因地制宜引進了不少新項目。

      當地政府啟動了光伏扶貧項目,在布楞溝村56戶村民房頂上“種”下光伏發電設備。兩年來,累計發電12萬余度,為群眾創收超過10萬元,戶均發放1800多元。

      布楞溝所在的東鄉縣,地處蘭州一小時經濟圈內,是絲綢古道南路“回藏風情線”上的重要通道,也是黃河三峽旅游開發板塊上的重要節點。近年來,布楞溝依托紅色旅游資源,引導農民發展農家樂,吸引了不少游客。布楞溝村民馬海龍將家里閑置的房屋改造成農莊式驛站,他告訴記者:“客人多的時候,一個院子9間屋子都擠不下。一年下來,能有兩三萬元的收入。”

      “要苦干不要苦熬,村民擺脫貧困謀發展的信心明顯增強了。”布楞溝村黨支部書記陜斌杰告訴記者,各項惠民產業讓布楞溝村走上了發展快車道。2018年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6815元,是2012年的4.2倍。

     

      “生態美了,教育優了,村民的胸襟也開闊了。” 

      7月下旬,記者來到布楞溝采訪,恰巧趕上下雨,伴著濛濛細雨,看著滿山青翠,不禁感慨,曾經“苦瘠甲天下”的隴中,如今也有了青山秀水的江南況味。

      村民都說,這要感謝東鄉縣的生態環境修復與保護工作。2013年起,布楞溝累計完成造林5750畝,其中荒山造林2500畝,退耕還林3167畝,村莊綠化美化83畝。不僅使黃土裸露的荒山披上了一層綠衣,更在無形中改變了布楞溝流域的小氣候。布楞溝還積極發展以啤特果、核桃、花椒、枸杞等為主的經濟作物,在幫助村民提高種植收入的同時,也美化了生態環境。

      產業興了,環境美了,村民更加重視子女教育,要讓鄉村振興后繼有人。“現在,村莊發展了,辦學條件好了,家長對教育是真重視。”布楞溝小學校長張學虎告訴記者,以前,因為窮,布楞溝村民不愿意讓孩子去上學,因為那樣家里就少了一個勞動力。而如今,村民們爭著把孩子送進學校,時不時還要來學校,詢問孩子的學習情況。

      遠眺布楞溝村,新建的村小學無疑是村子里最漂亮的一處建筑。寬敞大氣的兩層教學樓,鋪著綠色塑膠的小操場……為孩子們上學提供了舒適便捷的環境。

      7月11日,蘭州財經大學社會工作協會初心團隊12名大學生來到布楞溝小學。聽說他們將提供免費的學習輔導,布楞溝及周邊幾個村的家長紛紛把孩子送過來,一時間送來了70個孩子,比正式開學時的還多。

      今年18歲的馬建忠,就讀于東鄉縣民族中學,開學后即將升入高三。六年前,習近平總書記曾走進馬建忠家。“當時,總書記叮囑我,要好好學習,將來為祖國事業發展貢獻一份力量。”多少年過去了,總書記的話語依然清晰地烙印在馬建忠的心里。

      “生態美了,教育優了,村民的胸襟也開闊了。”中石化甘肅石油分公司駐布楞溝村第一書記楊成告訴記者,“村民在謀發展的時候,不僅僅考慮自己一個村子的事,還考慮能否帶動整個布楞溝流域的發展。我們參與扶貧的關注點,也是以開放共享的姿態,謀求長遠高質量的發展。”

      正如當地的一首新編“花兒”所唱:“世世代代誰曾想,窮山變成幸福莊。”布楞溝人牢記總書記囑托,艱苦奮斗、頑強拼搏,正朝著小康生活與鄉村振興的目標努力奮進。

    網站編輯:白夢潔

    友情鏈接

    极速牛牛平台-极速牛牛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