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內心既貪又怕 這名社區書記拿了退退了拿
    發表時間:2019-08-20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字體:[大] [中] [小] [打印] [關閉]

      2019年2月22日,杭州市江干區九堡街道(2014年12月九堡鎮改九堡街道)九堡社區(2013年3月九堡村改)原黨委書記,九堡社區經濟聯合社原法定代表人、董事長湯來法犯受賄罪、非國家人員受賄罪、職務侵占罪,三罪并罰被江干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二萬元。

      “我對不起黨,對不起組織;我對不起我的家人,對不起親戚朋友;我對不起曾經一起奮斗過的同事和九堡社區的父老鄉親。我無臉面對,只能從靈魂深處來賠罪,以深深的鞠躬表達懺悔之心。”湯來法懺悔道。

      原來是受人尊敬的人大代表、社區書記,為何如今墮落成為階下囚?

     

      小錢來者不拒,雪球越滾越大 

      曾經的湯來法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帶領當時的九堡村加快發展,邁入江干區城市化推進的快車道。2006年,因為表現突出,湯來法被推選為江干區人大代表和第十一屆杭州市人大代表。

      然而,隨著九堡村不斷發展,湯來法手中的權力越來越大,比如村10%留用地合作開發,協助政府部門監督、管理村里的違章建筑等等。由于工作,他平時也要和不少企業老板打交道。看到周圍的老板們輕松掙錢,湯來法的心里產生了巨大落差,心態逐漸扭曲。

      杭州某某養殖有限公司租用九堡村196畝集體性質的圍墾地,用來養奶牛。該公司還在這塊圍墾地上搭建了很多違章建筑。為了和時任九堡村書記的湯來法搞好關系,在違章建筑的搭建、翻建等方面得到幫助,2008年中秋節前,該公司負責人金某某打電話約湯來法到九堡四區附近的德勝路邊見。見面寒暄幾句后,金某某把事先準備好的牛皮信封直接從湯來法的車窗塞給他。等金某某走后,湯來法打開信封一看,里面是1萬元現金和20張面額為1000元的超市充值卡。

      “總認為小禮金、小禮卡無所謂,沒關系,組織上查不到我……”湯來法在懺悔中寫道。

      就是這樣的僥幸心理,讓湯來法對于他認為的小數額禮金、禮卡來者不拒,甚至十八大以后仍不收斂、不收手。據查,湯來法18次收受金某某所送的18萬現金和36萬元超市充值卡;累計76次收受他人財物,共計人民幣200.8萬元、港幣8萬元及小型攝像機一臺。其中,最少的一次,收受現金5000元。此外,湯來法在擔任九堡社區經濟聯合社控股企業杭州勵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間,利用職務便利,以10.3萬元的低價購買了該公司的別克君越轎車1輛。

     

      內心既貪又怕 于是拿了退退了拿 

      對湯來法而言,對于紀法的敬畏已經無法遏制來自他內心的貪欲。

      2006年下半年的一天晚上,杭州某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某某為了感謝湯來法在九堡村10%留用地合作開發項目上的幫助,請湯來法在一個小飯店吃飯聊天。當談到九堡老百姓如今的生活越來越好時,湯來法順著李某某的話,說:“我們九堡村也有的人生活條件不好,像我家的生活條件就只有一般般。”李某某心領神會。幾天后的晚上,李某某約湯來法見面,并將一個裝有10萬現金的黃色牛皮紙文件袋塞給湯來法。

      收還是不收,讓他一時內心掙扎。為了不讓家人懷疑,湯來法決定先把這筆錢偷偷藏至家中閣樓的一堆木條下。經過幾天的思想斗爭,最終他還是沒能抵住貪欲,收下了這10萬元。

      同樣為了感謝湯來法的幫助,另一家與九堡村合作開發10%留用地項目的杭州某投資有限公司負責人陳某分兩次送上了20萬元、30萬元。湯來法在客套一番之后,均一一笑納。

      然而,2010年底,當聽說江干區城建開發辦原主任喬志東被查,湯來法很害怕,于是從自己的拆遷補償款中拿出30萬以陳某的名義存入銀行,并將存折交還給陳某,但并未告知存折密碼。

      但僅過了一年左右,湯來法來到了陳某的辦公室,以回遷要裝修缺錢為由,向陳某借錢。陳某當場就從辦公桌的抽屜里拿出那本歸還的存折,并原封不動地給了湯來法。

      2015年下半年,與陳某公司合作的項目經營情況不好,且有村民舉報,湯來法再一次害怕了。他賣掉了一套在蕭山的房子,將賣房所得30萬存入存折,并退還給了陳某。這一次,在陳某詢問下,湯來法告知了存折密碼。

     

      為了掩人耳目 拉上兄長害人害己 

      湯來法十分小心謹慎,既想要錢,又不敢明著拿他認為算是大額的好處。

      2007年11月,村民張某某想在九堡村農居配套的集體土地上和九堡村合作違規進行商業開發,于是找到了湯來法。張某某承諾項目建成后給湯來法100萬元“干股”,每年給其15萬元的固定回報,總計20年,然而湯來法卻并未同意。當張某某提出把這100萬“干股”放在其三哥湯生富的名下時,湯來法卻默認了。

      過了一段時間,湯生富告訴湯來法張某某和他簽了一份入股協議,并給了他100萬元干股。見湯來法未拒絕,過了幾天,張某某又給了湯生富15萬元。湯生富問湯來法怎么處理這筆錢,湯來法豪爽地說就先放在他這里。

      通過湯生富送錢,張某某與湯來法心照不宣。為了順利簽訂合作框架協議,張某某又送給了湯生富30萬元。湯來法得知后,仍然讓哥哥保管。

      后來,由于當時九堡鎮政府不同意農居公建配套用地用作商業開發,也不同意九堡村與張某某合作開發該項目,該項目不能按合作框架協議啟動。張某某情緒激動,向湯來法索要45萬元。湯來法感覺如此下去會出事,立即打電話給湯生富,要他將45萬元現金還給張某某。湯生富湊齊45萬后,隨即退還。直到2017年1月,九堡社區與張某某的合作最終流產,協商之后,九堡社區賠償張某某75萬元。

      湯來法以為由哥哥收錢是個好辦法,然而聰明反被聰明誤。2019年2月22日,湯生富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被江干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杭州市紀委監委 || 責任編輯 楊文佳)

    網站編輯:王寒

    友情鏈接

    极速牛牛平台-极速牛牛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