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最美醫生”:用愛點亮生命中的那盞燈
    發表時間:2019-08-21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字體:[大] [中] [小] [打印] [關閉]

       

      ▲8月18日,參會代表在大會上參加醫師宣誓儀式。當日,2019 年中國醫師節慶祝大會在北京召開。 新華社記者張玉薇攝 

      一生做一事,他們一襲白衣之下,仁愛濟世的初心始終跳動;

      以生命之名,他們攀登醫學高峰,只為點亮生命中的那盞燈。

      今年8月19日是我國第二個中國醫師節。多年來,他們敬佑生命、救死扶傷、甘于奉獻,用“無疆大愛”守護著億萬民眾的健康。

     

      讓中國兒童乘上遠離脊灰病的方舟 

      一粒小小的糖丸,承載的是很多人童年里的甜蜜記憶。

      然而,很多人在病毒學家、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原院長顧方舟去世前并不知道,這粒糖丸里包裹著的,是這位被網友稱為“糖丸爺爺”的中國脊髓灰質炎疫苗之父為實現我國全面消滅脊髓灰質炎而奉獻一生的故事。

      1955年,俗稱小兒麻痹癥的脊髓灰質炎在江蘇南通發生大規模暴發。病毒隨后迅速蔓延到青島、上海、濟寧、南寧等地,一時間全國多地暴發疫情,引起社會恐慌。

      1957年,剛回國不久的顧方舟臨危受命,開始脊髓灰質炎研究工作。

      爭分奪秒的艱辛研究后,減毒活疫苗研制成功。一個問題也隨之出現:疫苗三期試驗的第一期需要在少數人身上檢驗效果,這就意味著受試者要面臨未知的風險。

      習慣于自強、忍耐、奉獻的顧方舟和同事們,毫不猶豫地做出自己先試用疫苗的決定。

      一周過去,顧方舟的生命體征平穩,沒有出現任何異常。

      然而,他的眉頭鎖得更緊了——成人本身大多就對脊灰病毒有免疫力,必須證明這疫苗對小孩也安全才行。

      顧方舟一番思想斗爭后,瞞著妻子,給剛滿月的兒子喂下了疫苗!

      實驗室一些研究人員做出了同樣令人震驚的決定:讓自己的孩子參加試驗!

      經歷了漫長而煎熬的一個月,孩子們生命體征正常——第一期臨床試驗順利通過。

      幾經探索實驗,陪伴了幾代中國人的糖丸疫苗終于誕生。

      2000年,“中國消滅脊髓灰質炎證實報告簽字儀式”在原衛生部舉行,已經74歲的顧方舟作為代表,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從1957年到2000年,從無疫苗可用到消滅脊髓灰質炎,顧方舟一路艱辛跋涉。

      整整44年。

     

      生命多了幾分希望 

      同樣站在救護兒童生命第一線的,還有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主任王荃。

      一組數據顯示出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急救能力的提升——2018年,北京兒童醫院急診收住院6852人,較2016年4725人大幅提高;2018年急診科大于72小時的滯留人數比2017年降低15%。

      這其中的奧秘就在于打通了急診科的“出口”:急診科醫師在明確患兒診斷方向后,迅速將其精準分流至相應科室。這樣不僅讓患兒獲得更好救治,又能為急診科“騰出”資源,以備后續患兒之需。

      王荃認為,急診不在于要做多少高精尖的事情,而在于能讓多少本可以活下去的病人活下去,獲得更好的治療。

      一次,一位癥狀極不明顯的暴發性病毒性心肌炎患兒前來就診,當時正在查房的王荃憑借過硬的診斷能力,立刻警覺起來:“暴心!高度懷疑暴心!”

      此后不久,患兒便出現相應癥狀。因采取措施迅速,患兒得到及時搶救,最終康復出院。

      從醫23年,或許細密的皺紋悄悄爬上了眼角,但由衷疼愛孩子的那顆心始終如一。

      “患者不易,要經常換位思考,因為北京兒童醫院對于很多患兒和家長來說是最后的希望。所以我們要對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更要將這份責任擔當起來。”

     

      不懈攀登醫學高峰才能創造奇跡 

      同樣堅守著這份擔當的,還有南京鼓樓醫院心胸外科主任王東進。

      為患完全性大動脈移位的女童用182根縫線在心臟上打了1386個線結、通過手術將病人“足球似的堆滿整個胸腔”的心臟左室內徑縮小到66毫米、開展國內首例90歲高齡患者“換瓣+搭橋”手術……從醫幾十年,這些生死一線的瞬間,是由他和團隊創造的一連串“心”的奇跡。

      常規心臟手術需從胸口正中切開30公分手術刀口,曾有患者因為害怕傳統方法切口太大而不配合手術。王東進創新地在腋下開一6至8公分的刀口,用腔鏡進入實施手術。“現代心臟手術向醫生提出更高要求,不僅要保證成功率,還要站在患者角度,考慮術后創傷、恢復和美觀等問題。精益求精,是我創新研究的初衷。”

      同樣數十年如一日攀登醫學高峰、突破傳統診療方式“禁區”的,還有北京天壇醫院神經外科主任醫師張俊廷。

      由于顱底解剖結構深在,周圍相鄰的組織器官復雜,因此發生在顱底的病變也多種多樣,顱底腫瘤手術難度很大。而張俊廷所做的,就是向治療顱底腫瘤的“禁區”進軍——

      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后期起,張俊廷團隊承擔了“脊髓髓內腫瘤和腦干腫瘤”這一開創性攻關項目的主要工作,不斷突破手術“禁區”,總結出一整套易于推廣的脊髓及腦干腫瘤的臨床經驗和治療規范;

      當時間進入世紀之交,張俊廷敏銳地覺察到顱底腫瘤外科的發展瓶頸,開始致力于極具挑戰性的顱底腫瘤顯微外科規范化治療研究,由他領導的專業組在國際上首創雙骨瓣乙狀竇前入路切除巖斜區腫瘤等多種治療方法;

      目前,他帶領的專業組年均治療各類腦干復雜性手術300余例,在手術切除率、術后生存率等方面也處于世界領先水平。

     

      最讓人放心的“好門巴” 

      四川省甘孜州爐霍縣斯木鄉中心衛生院深居高原大山。一排矮小的平房里,病房、治療室、辦公室一字排開,每天一大早,醫生譚曉琴的身影準時出現。

      2004年6月,父親的一個電話幫剛剛從軍醫學院畢業的譚曉琴堅定了回鄉當一名鄉衛生院醫生的決心,她毅然回到老家,一待就是15年。

      2010年9月,不幸降臨在譚曉琴身上——她被檢查出患有右支氣管大細胞癌。可令人們沒想到的是,接受手術治療和化療后,病情好轉的她又回到了鄉衛生院,只因一句“鄉親們需要我”。

      多年來,譚曉琴救治的病人多得數不清,鄉親們也親切地叫她“好門巴”(藏語“好醫生”)。

      村民班措回憶說,2010年的一個雪夜,她即將臨盆,譚曉琴大半夜趕來給她接生。當時氣溫只有零下幾攝氏度,帳篷里放了木炭取火,譚曉琴為了怕熏著產婦,硬是把木炭拿出帳篷,忍著寒冷給產婦接生。最后,孩子順利出生,可她卻凍得暈倒了。

      如今,隨著醫療衛生工作重心下移、資源下沉,斯木鄉醫療條件一天天在改善,這讓譚曉琴很欣慰:“以前工作環境很簡陋,藥品也很少,人們的就醫意識淡薄。現在醫患之間建立了很好的信任關系,更多患者主動就醫,健康意識明顯改善。”

      從為實現我國全面消滅脊髓灰質炎而奉獻一生的顧方舟,到不懈攀登醫學高峰的張俊廷、王東進,再到堅守崗位用平凡書寫大愛的王荃、譚曉琴,他們共同詮釋了一個圣潔、平凡卻又響亮的名字——醫生。

     

      臻“一技”而濟天下 

      1993年4月,萬米高空上,在眼科醫學界嶄露頭角的姚玉峰面臨人生抉擇。

      他的手上握著兩張機票,一張是在北京落地,一張去往日本導師為他精心安排的目的地——美國哈佛大學。何去何從?

      他想起了年少時讀數學家陳景潤故事時的激動;想起了浙江大學老校長鄭樹給自己寫的信:相信你終究會回來……

      飛機落地,姚玉峰回來了。

      1995年5月,姚玉峰主持了一種采用最新剝離術進行的角膜移植手術,一舉攻破困擾眼科界一個世紀的排異難題。那年,他33歲。

      他把這項技術毫無保留地傳授給下一代角膜病專業人才,至今已培訓了5000人次。

      20年來,姚玉峰治療過30萬病人,經他手術復明的病人有近3萬人。回國20年來,他沒有休過一次年假,對最愛的女兒少了很多關愛……

      “我別無選擇,只有堅守!”姚玉峰說。

      臻“一技”而濟天下,貫穿國醫大師、“鬼手神針”石學敏的一生。

      目睹了家鄉缺醫少藥、傳染病肆虐的境況,石學敏感到“中國最缺的是醫生”,這位從亂世鄉村走出的少年郎,選擇了學中醫、傳承針灸術。

      “要當一個好醫生,唯有堅持”——數十年持之以恒,石學敏最終練就“鬼手”,一針下去,例不虛發;中西結合、針藥并用……精深醫術,救人無數。

      “中醫要師古不泥古,大膽創新、科學求證,方能傳遍天下。”81歲的石學敏仍不滿足。

     

      施仁心以渡危困 

      中國科學院院士、心臟病學專家葛均波喜讀金庸,自比大俠蕭峰。在飛機上救治美國乘客、化身“赤腳醫生”施救路人……他的“俠影”神奇閃現在最需要的地方。

      1999年,37歲的葛均波剛回國工作,一人申請了3臺BP機,為的是給心梗患者“搶時間”。

      2010年,一位先天性心臟病患兒因為發育遲緩,心臟血管細得每一種導管都放不下,葛均波流淚了。后來,他輾轉聯系上國外特制的導管,成功做了第二次手術,還想方設法給患兒家庭免除了費用。

      葛均波沒有止步:他帶領團隊研發出一種國產新型冠脈支架,能為患者和國家節約不少費用,并大大降低了安全風險。

      第一例冠狀動脈高頻旋磨術、首例經皮主動脈瓣膜置換術、首例經心尖二尖瓣夾合術……他用那雙屢屢因高度疲勞而抽筋的手,感動了無數人。

      “行醫如做人,天知地知,最要講良心。”葛均波說。

      2017年3月起,一支穿著白色醫療隊服、以紅色“心”形為徽章的志愿醫生隊伍身影頻現:義診、扶貧、救災、援外……

      發起人是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神經外科凌鋒教授和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胡大一教授。截至目前,已有1770名醫生成為“志愿”精神的踐行者。

      自發為貧困地區做義診、做健康調查、建工作站、留下“不走的醫療隊”……中國志愿醫生團隊在路上。

      凌鋒說,中國志愿醫生團隊要當播種機,不僅播撒技術,還要播下醫學人文精神。

     

      獻大愛以拯救生命 

      武警新疆總隊醫院名譽院長、肝膽外科中心主任醫師莊仕華記得,從飛機、汽車到騎馬、騎駱駝、步行,一行人從烏魯木齊出發,走了整整3天,需連續翻越兩座4000米以上的雪山達坂,才到達帕米爾高原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邊防站。這只是他1年6次基層巡診中的一次。

      “我最看不得病人失望的眼神,最受不了病人得不到救治。”他說。

      巡診完70多名邊防戰士后,莊仕華得知還有一位塔吉克族士官瑪達力獨守在10公里外的放牧點。他不顧勸阻,又背上醫箱出發。

      莊仕華在新疆一待就是47年,行程近40萬公里,把自己變成“流動醫院”,用大愛創造了守護健康的奇跡:巡診39萬多人次;進行逾13萬例膽囊等微創手術;義務幫助26家偏遠貧困農牧區鄉衛生院、村衛生室改善醫療條件……

      同樣創造奇跡的,還有解放軍總醫院第五醫學中心護士王新華。在埃博拉病毒肆虐的“血色地獄”,她毫不猶豫地沖向非洲母親艾瑪,用愛喚回了她求生的意志。

      2015年,王新華榮獲第45屆“南丁格爾”獎章。但她覺得最榮耀的時刻,卻是痊愈出院的艾瑪抱著她說:你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抗擊“非典”、抗震救災、執行東盟地區救災演練、菲律賓強臺風災后醫療救助行動……在和平年代最危險的“戰場”上,王新華一次次燃燒自己、照亮別人,將無數生命從死神手中“搶”回。

      在我國第二個“中國醫師節”到來之際,讓我們銘記并致敬這些健康守護者。

      (記者陳聰、邱冰清、董小紅、俠克、屈婷、溫競華、王秉陽)

    網站編輯:白夢潔

    友情鏈接

    极速牛牛平台-极速牛牛注册